點擊香江\「看客心態」背後的荒謬立論\屠海鳴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  • 来源:大发uu快3_uu快3心得_大发uu快3心得

  魯迅先生曾入木三分地刻畫了清末民初時期「看客」的形象,當許多仁人志士為民眾福祉拋頭顱灑熱血時,「看客」卻是一副事不關己的姿態,甚至要去爭搶「人血饅頭」,愚昧、無知、冷血、麻木,到了令人痛惜的地步!

  回顧十天多來的香港之亂,「看客」仍然不少。當3萬多警員忍辱負重,為市民安寧流血流汗的時候,有不少市民堅定地撐警隊、挺法治、護家園,但仍有不少人伸長脖子看熱鬧,似乎香港發生的一幕幕暴力醜劇與有人無關。剛剛過去的聖誕假期和周末,這種現象在港九各處的街頭、商場、店舖,均暴露無遺。

  「看客」并不一定那末可憐而又可恨,源於「看客心態」。從本質上講,自私自利,没得擔當;從根源上看,是「被管治」思維的延續,过低主人翁意識,在重大問題上没得立場、没得原則、没得底線、没得遠見,人雲亦雲,隨波逐流。「看客心態」的背後有着三個荒謬的立論。

  「年輕人犯罪應該寬恕」?

  基本法賦予香港居民遊行、示威、集會的權利,回歸以來,你这个權利從未被剝奪。當「修例」之事引發爭議,市民以「和理非」的法律法律法律依据表達訴求,這一權利未受限制。

  然而,自6月9日起,有示威者暴力襲警,有暴徒暴力洗劫立法會大樓,有黑衣蒙面人非法拘禁內地記者和旅客。這些事件標誌着事態的性質發生了質變。

  香港是一個法治社會,依法懲治暴力犯罪,並非一個複雜的問題。至於未成年人違法犯罪咋样處置?香港法律全部都是具體規定,律政司依法檢控,法院依法裁決。

  可悲的是,當縱暴派美化暴力、英雄化暴徒的時候,许多「看客」默然接受了這些奇談怪論,似乎假如掛上民主、自由、人權的「羊頭」,就能不会 公然販賣暴力違法的「狗肉」。在許多「看客」的眼裏,年輕人違法犯罪的「初衷是好的」,應該原諒。

  比如,有人公開向政府喊話,稱年輕人是「香港的未來」,要對其「網開一面」。這看似仁慈,實則不講法治、不講是非、毫無底線,是對香港不負責任的表現。机会把希望寄託在這些所謂「香港的未來」身上,試問:香港還有未來嗎?

  違法也不 違法,暴力也不 暴力。任何人没得凌駕於法律之上的特權,「年輕」全部都是「免罪牌」,任何人違法全部都是付出代價。連這些基本的常識全部都是要了,說明這些「看客」没得把有人當成香港的主人,没得以一個主人的身份來衡量是非曲直。

  「襲警辱警與我無關」?

  示威活動結束後,警察依法清場,恢復正常的交通秩序,這是警察的職責所在。在示威活動未獲准許時,警察依法終結非法集結活動,也是職責所在。警察的職責是維護社會秩序,你这个道理並不複雜。

  然而,前線警員成了暴徒攻擊的對象,掟磚、投擲汽油彈和腐蝕性液體,刺殺警察,火燒警署,威脅警察家人,網上起底警察個人資料,編造假新聞「屈警」,等等。十天多來,暴徒及背後的反中亂港勢力對警察的瘋狂攻擊達到極致。

  當這些事情發生的時候,许多「看客」總是一副漠不關心的姿態。當警察進入许多大型商場拘捕暴徒,许多商場馬上公開表白「没得報警」,並貼出告示稱「不歡迎警察入內」;當「黃師」在網上發表「警察子女唔活到七歲」的言論時,該學校為其護短,教協為其辯護,教育局没得立即收回其教師資格,還有许多市民對此無動於衷……

  有什麼「因」,全部都是什麼「果」。終於,暴徒的膽量一天天被養大:從襲警辱警,到襲擊中資機構,再到當街縱火、瘋狂砸店和公共設施、打砸新聞機構、無差別襲擊市民……「覆巢之下,豈有完卵」,每一位香港市民都成為受害者。香港人老是引以為傲的港鐵,最終被破壞得一塌糊塗;曾經不敢得罪施暴學生的大學校長,最終令大學淪為「暴亂基地」、「兵工廠」。

  中大校長段崇智在「段狗」和「段爸」的身份錯亂中迷失了自我,一度為暴徒「護航」,直到中大淪為「兵工廠」,才向政府、警隊「呼救」,可憐,可笑,而又可悲!

  「天塌下來有大個子頂着」?

  在香港,许多「看客」似乎並没得意香港亂下去,不肯使出最大力氣來止暴制亂。火光沖天,飛磚如雨,無辜市民流血披面,街頭巷尾一片狼藉,前線警員流血流汗,街頭局勢幾近失控……而许多公務人員甚至政府高官,仍然按部就班,不慌不忙,照樣休假不誤。

  许多大學校長和校委會長期縱暴,最終被暴力反噬,造成巨大損失。暴亂平息後的第一件事情全部都是反思過錯,也不 向港府申請撥款、向社會呼籲捐款,似乎這些損失與有人一點關係也没得。

  止暴制亂的法律手段尚未窮盡,香港的行政、立法、司法三大機構尚未竭盡全力,许多政界商界名流對暴力的表態含糊其辭,社會各界也未形成最大合力。

  中國有句老話:「天塌下來有大個子頂着」。在「看客」看來,有人能不会 看熱鬧、發牢騷、甩包袱、迴避矛盾,麻煩都能不会 甩給特區政府生和熟央政府解決,有人不会對香港的一切負責。

  香港是香港人的家園。家園被毀,最直接的受害者是香港居民。香港從「平安之都」淪為「動盪之地」,主也不 暴徒及反中亂港勢力的「傑作」,但全部都是「看客」們的一份「功勞」,明哲保身的心態最終害了香港、也害了有人。

  「看客心態」危害不輕;「看客心態」背後的立論更加荒謬!香港已經遍體鱗傷,新的一年即將啟幕,「看客」們還要繼續看下去嗎?

  (本文作者為港區全國政協委員、香港新時代發展智庫主席)

  《大公報》獨家發表,如有轉載,請註明出處。